ĵǰλ: 神算子 > 六合世家 >

六合世家

应制定特殊政策支持疫情时期中小企业及消费服

ʱ䣺2020-01-31

  对比2003年抗击非典时期中国的经济增速、产业结构等情况,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对中小企业,尤其是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消费服务行业,制定特殊政策予以支持

  对比2003年抗击非典时期中国的经济增速、产业结构等情况,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对中小企业,尤其是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消费服务行业,制定特殊政策予以支持。

  近日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蔓延,全国人民响应政府号召,减少外出与人群集聚,全国大小企业均按照政策要求延长员工假期,众志成城抗击疫情。但与此同时,疫情带来的消费减少、返工延时、企业空摆等现象,对中国经济新常态的建设造成了巨大冲击,中国经济的重要推动者中小民营企业更是遭受重创。

  对比2003年抗击非典时期中国的经济增速、产业结构等情况,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对中小企业,尤其是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消费服务行业,制定特殊政策予以支持。

  2003年抗击非典,当年全年GDP依然保持在10.04%的双位数增长,但其背后有经济自然高速增长与产业结构因素的强大支撑。然而,2020年的经济形势迥异,疫情对宏观经济的破坏程度将大幅提升。

  第一,经济增速差异。2003年四个季度的GDP增速分别为11.1%、9.1%、10%和10%,全年增速10.04%;SARS爆发主要在2003年二季度,当季度的GDP增速较一季度明显回落,也显著拉低了2003全年增速,非典疫情对二季度的GDP增速影响值约为1.5%,对全年GDP增速影响约0.3~0.5%。

  但2003年,得益于中国正式加入WTO仅有两年,全国GDP总量仅为11.7万亿元,宏观经济处于企稳回升后的增长高峰期,从全年来看疫情对经济的破坏程度相对有限;但2019年全国GDP总量已经达到99万亿元,且2013年底以来,GDP增速从2014年的7.3%一直跌至2019年的6.1%,A股市场连连下挫。2020年正是全面改革的关键时期,而本轮疫情的爆发期更处于消费的季节性和假日旺季阶段,疫情对经济的重创程度不可小觑。

  第二,产业结构差异。疫情中遭受打击最大的主要是批发零售、住宿餐饮、文化娱乐等第三产业。2003年非典期间,三产二季度疫情爆发期的GDP增速仅为0.8%,社会消费零售增速则从3月的9.3%大幅回落至5月的4.3%,下降幅度明显。但2003年对比2020年,中国的产业结构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

  2003年,中国的经济结构以第二产业为主,760748.com,三产贡献率仅有39%;而2019年,三产贡献率达到59.4%,其中消费产业的GDP贡献更是超过78.5%。对国民经济贡献巨大的第三产业,尤其是大消费与现代服务行业,在疫情冲击下遭受重创,必将显著影响全年经济。据此推算,若2020年一季度消费行业的增长趋向于零,保守估计此次疫情至少拉低GDP增速1个百分点,全年GDP增速很有可能掉落至4%及以下,形势严峻不容乐观。

  此外,世界卫生组织WHO于近日召开紧急会议,确定把中国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纳入“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世界上有些国家会对疫区实行旅游和贸易限制,结合疫情已经形成的对现代消费服务业的重创,中国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增大。

  一方面,疫情引发的消费萎靡可能带来半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消费信心不振,叠加年终分红、经营停摆等特殊经营状况,许多日常经营良好甚至高创新高成长的中小企业,可能面临着严重的现金流断裂风险;一旦中小企业,尤其是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消费服务业的现金流量表和资产负债表的恶化超过一定时间,对全行业和国民总经济的打击可能是致命性的。

  另一方面,国家为了缓解疫情的全国蔓延及民众恐慌,做出的延迟假期、推迟复工等政策积极合理,但也无可避免地导致延时不复工期间,承担了高额日常经营成本的中小企业进一步陷入困境。

  一直以来,广大的中小民营企业,尤其是消费服务相关产业始终是中国经济的源头活水,一旦他们的经营活力受限,全国经济形势之困顿可想而知。

  针对2003年抗非典时期的历史状况及2020年的宏观经济现状,我们对中小企业,尤其是消费服务行业恢复正常经营并享受国家的相关政策优惠,提出以下建议:

  对本次疫情中遭受打击严重的中小企业,尤其是消费服务行业,在2020年内免征增值税及所得税,并在后续年度降低至少1%的增值税率;号召延缓汇算清缴等税政改革的推广周期,一方面缓解中小企业面临“无所得却要交税”的不合理局面,另一方面减少特定社会阶层在经济恢复初期的结构性矛盾。

  直接影响企业生产经营的劳动要素主要是人力和租金。倡议政府自上而下地对地产业主给予规模化补贴,并通过至少2~6个月的减租、免租等方式精准惠及消费行业及其他中小企业,实打实地降低其日常经营负担;此外,基于疫情可防可控的前提,允许企业根据其自身的经营状况灵活决定用工政策,并在社保、五险一金等方面,以发放劳动券、减缓征收1年社保、缴纳额度补贴等形式,予以直接的政策优惠,帮助疫情期间依政承担了巨额员工成本的企业主们度过眼下可预见的经营危机。

  呼吁国家充分鼓励商业银行为中小企业,尤其是消费服务业拓宽融资通道,针对部分历史经营业绩良好、但迫于疫情影响遭遇现金流困境的企业,提供1年期以上的中长期无息贷款,并加大资本扶持力度,向第三产业精准滴灌,降贷款利率,在融资成本上给予更宽松的政策待遇和优惠补贴,大力支持并鼓励消费服务业的优质企业上市,为其设立绿色通道,形成良好的示范效应;充分发挥创业投资机构对中小企业的扶持作用,将降税减负的改革源头延伸至创投行业,降低行业税率并改革税政,为中小企业及消费服务业盘活生产经营的全链条。

  此外,呼吁国家为中小企业,尤其是消费服务等第三产业,集中采购可预防并应对危机的供应链、财务、运营等培训体系,让这些国民经济的源头活水,尽早恢复正常的经营状态,继续为经济民生贡献力量。

  消费服务产业是国民经济命脉,民营企业是创新创业的活力之源。改革开放四十年塑造了消费服务业贡献率超过78.5%的良性产业结构,数年改革不可毁于一日,消费服务行业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设施,在中国经济全面改革的攻坚期,绝对不容有失。